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经典穿越小说推荐完本

风云情仇:一百二十九 夜饮遇故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风云情仇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会儿,杨瑛和陈清从隔壁出来,送来卤肉、酥鱼、五香豆腐干、花生米和一壶高粱酒。面对娇女佳婿,杨兴不觉老怀大畅,豪气顿生,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七义弟兄叱咤风云血战沙场的壮烈情景,仰面一阵大笑,如裂金石,拿起杨瑛斟满的一杯酒,慷慨激昂地说:

    杨兴一生无愧天地,不辱祖宗,昂藏七尺,:来,小饮三杯,消此长夜。

    登时,空阔的大屋子里充满了活泼生气,好像屋外的风声都小了。

    爷仨吃吃喝喝,谈笑风生。杨兴喝酒时爱吃花生米和豆腐干。据传有一位好酒的古人说过,长生果与豆腐干同嚼有火腿味儿。杨兴年已花甲,牙齿尚健,暖酒入腹,闭目细嚼,恬然自得。

    杨瑛天性豪爽,也能小饮几杯烈酒,正与陈清浅斟细语,突然杨兴大喝一声:

    何方鼠辈,滚下来!

    喝声方出口,已抓起桌上酒杯向窗口掷去。窗棂一响,一条人影窜入屋内,响起一个尖溜溜的老公嗓:

    谢三爷赏酒。

    一仰脖,把杨兴掷出的半杯酒喝个精光,轻轻坐在杨兴对面的长凳上。掷杯、接杯、饮酒,竟然一滴酒未洒出来。

    杨瑛一看,是个鼠目鹰腮、瘦小枯干的小老头,四平八稳坐在那里,两只小眼睛骨碌碌乱转。

    从小老头一进屋,杨兴一直静静坐着,声色未动。小老头看看杨瑛和陈清,咂咂嘴说:

    天造地设,郎才女貌。

    杨瑛一撇嘴说:俗气,为什么女的只能说‘貌’?

    小老头马上改口说:好,天造地设,才貌双全。

    杨瑛问:爸爸,他是谁?

    杨兴还未开口,小老头抢着说:你爸娶你妈时我喝过喜酒,你过百日时我抱过你,撒了我一身尿。

    杨兴笑笑说:你听说过广宁州有个鼠娄亥吗?身轻如燕,灯前无影。

    娄亥居然老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我是金四爷的手下败将,身轻如燕也不如踏雪无痕。

    杨瑛一纵身,从长桌上跃过去,端着酒壶给娄亥斟满一杯酒说:耗子叔叔,看在小时尿了你一身尿的情分上,侄女敬你一杯酒。

    陈清也把一盘卤肉推到娄亥面前。

    娄亥嘿嘿一笑说:妇唱夫随,好。

    喝了半杯酒,抓起一块卤肉,有滋有味地大嚼起来。

    杨兴看着娄亥的馋相,笑眯眯地问:兄弟,你总不是深更半夜跑来喝酒的吧?

    娄亥一伸脖子把卤肉咽下,又拿起酒杯把剩下的半杯酒喝完,才抹抹嘴说:

    我是奉命来往你家井里下毒的。

    杨兴眼光一顿,停在娄亥脸上,缓缓地说:几年不见,飞鼠居然改行了。

    娄亥呸地吐了一口唾沫说:兄弟再没有出息也不能丧良心卖友求荣。不过,咳打了个咳声,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娄亥虽然够不上光明正大的侠义道,也绝不能与朝廷鹰犬同流合污!三爷你行侠仗义,忠信无双,兄弟学不了你别的,最低也能学着做个正经人。大不了,今夜和老哥哥喝两杯诀别酒,临死以前暖暖心。

    话没说完,又端起了酒杯。杨兴早已听出娄亥的话里有话,一摆手拦住娄亥话头,面色郑重地说:

    兄弟,玩笑归玩笑,你心里有事可不能瞒着我,那可是看我不够朋友。

    娄亥低着头光打咳声,难以启齿,杨兴再三追问,娄亥才吐出实情。原来一个月前,娄亥入宫盗宝失手被东厂高手擒住,强逼着服下毒药,受人摆布,此次缇骑第三拨人马竟能由另外一条路赶来蝲蛄河,便是娄亥引的路。

    娄亥苦着脸说:他们知道我和老哥哥的交情,抓住我时便有预谋,我说不认路也不行啊。咳!

    杨瑛问:昨天晚上在河边下毒也是你喽?

    娄亥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矢口否认:那是五毒教干的,与我无干。

    杨瑛把嘴撅得老高,气哼哼地说:哪来的五毒教?全是些五毒教的叛徒。

    娄亥怔怔地看着杨瑛问:小瑛子,你认识五毒教?

    《风云情仇》经典穿越小说推荐完本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vxhunt.com/docs/fyqc95/
上一章        风云情仇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