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大汉钱潮悠悠情:第五十回 刘户曹心生歹念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汉钱潮悠悠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子还是个财主啊!这么完整的铜钱,可是少见。车夫自言自语,眼睛里闪烁着老鼠眼睛一样明亮的光,在黑夜里发亮。他弯下腰去,在使君身上仔细摸索着,找出了一只钱袋,里面全是质地上等的钱。车夫惊喜不已,捧着钱又是笑又是亲,好像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亲儿子似的。

    树林子里忽然吹来一阵阴冷的风,夹带着一股莫名的诡异气息,好像有什么声音,呜咽一般的,随着风悠悠传来。

    车夫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警惕地四下瞅了瞅。太阳快要完全沉入地平线,天空没有一丝多余的光亮,黑漆漆的树林里静得连风声都渐次低了下去,但树叶沙沙地、轻轻地摇晃着,好像有东西从那些茂密的叶片中间飞快地穿过。

    车夫听见自己打鼓似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透露出恐惧。

    昏暗的灯笼光里,使君昏昏沉沉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却下意识地想到了无瑕,于是他伸手去摸索。

    车夫正胆战心惊地东张西望,忽然脚踝被一只手抓住,吓得他大叫一声,一脚踢开使君的手,头也不回地朝树林外面跑了去,全然把主子的交代抛在了脑后。

    使君被车夫踢了一脚,疼痛反而让他清醒了一些。他勉强睁开眼打量周围的环境,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树林里,悠然又去了哪里。他试图去回忆先前的事情,只觉得头痛欲裂,挣扎着抱住树干站起来。

    使君捂着太阳穴,跌跌撞撞地顺着径往树林外走。他隐约想起自己昏迷前听到的男人说的话,意识到悠然可能有危险,如果他赶不及回去救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刘陵过来坐在她身旁,嗔道:看你,老是这样,什么都不争不抢,也不自己拿个主意,总顺着别人的心意,也不为自己想想。

    义父和姐姐已经为月秀想得太多了,哪还需要月秀为自己多想什么?当初义父救下昏迷不醒的我,不但没有嫌弃我,还收留我在王府住下,甚至认我为养女,这天大的恩德,月秀今生今世都难以报答,又怎敢要求更多?女子温润的笑容中透出难以言表的感激之情。她紧紧握住刘陵的手,就像握着亲姐妹一般用心,但又微微透着隔阂的敬意。

    刘陵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但并没有戳破,而是顺着月秀的话题宕开一句,转而问道:那对于当年的事情,你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月秀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不自然神色,接着只剩下落寞。她摇了摇头,咬着下唇轻声说道:我只记得自己一个人在人流里拼命逃跑,好像是在躲避什么,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我很害怕,就蹲在一个角落里。过了好久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久,总之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然后义父出现在我面前,把我抱上马车,带回淮南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了!

    此时,她脑海中一边展开长安大街上的画面:混乱的方圆赊贷行、鲜血横流的伍记铸币坊、离散的熟悉的面孔,似乎有人在叫着她的名字——

    无瑕!无瑕

    月秀抱着头痛苦地叫喊,看样子有些失控。刘陵见状,赶紧抱住月秀,抚着她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别想了,想不起来就算了,咱们也不是一定要想起来的。如果那些事情太痛苦,就干脆忘掉好了!

    刘陵好一顿劝说,月秀才渐渐平静下来,只是眼里的泪水还止不住地流。她的眼睛里还闪动着那些可怕的画面,无论如何也难以忘怀,只是这些,她谁也不能倾诉。淮南王一家对她虽是百般眷顾,但终究是皇家的人,她又怎敢把逃犯的身份和盘托出?

    我先出去帮忙打点事宜。父王说了,这次让我们一起办生辰,这宴会一定要办得热热闹闹的。下人们毛手毛脚,总要出点差错,我非得亲自去监督着不可!刘陵双手叉腰,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头痛的事情,原本交给下人就能解决的问题,她这个做姐的却不得不亲自过问,总担心下人做不到最好。说刘陵有点太过强势和题大做,也不是没有道理,可必须承认的是,她的细心和周道的确是下人们比不了的,连淮南王也夸她办事让人放心。

    月秀连忙站起身来,问道:姐姐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有我就够了。你呀,就自己好好休息。要是在房间里闷得慌,就出去走走,可别憋坏了。刘陵嘱咐了几句,就走出了房间。她后面的贴身丫鬟闻香紧跟上来,声问道:姐,你觉得她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我看未必。刘陵压低声音说道,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不过这么多年她都不肯承认,其中必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之事,还是待我先弄清楚,再作决断。你继续派人盯着她,看她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是。丫鬟福身答道。

    屋子里面,月秀心地向外张望,确定刘陵离开了之后,她疾步走到梳妆台前,从抽屉里的一只匣子中取出了一些铜钱,揣在袖口里,稍作伪装,便出门去了。

    一路上月秀都心翼翼,生怕有人跟踪似的左顾右盼。出了王府以后,她径直往市场去,挤进人流之中,然后走进了旁边一条巷子里。

    巷深处,一个干瘦的年轻男人鬼鬼祟祟地候在那儿,瞧见月秀来了,便走了上去,低声问道:东西都带来了?

    嗯。月秀答应着。她戴着一只遮住脸的斗笠,身上披着宽大的披风,很好地将自己掩藏在下面。她一边回答着男人的话,一边从袖口里掏出铜钱,交到男人手里,那我交代的事情,你可要办好了。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另外一半。

    嘿嘿,放心,放心。不就是私底下散播几个消息?包在我身上,一定做得不露痕迹。年轻男人咧嘴笑着,使劲儿拍了拍胸脯,瞧那样子也亏得他没有把这副细瘦的骨头架子给拍碎了!

    可不是随便说几个消息,必须要提到钱币的问题——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钱币吗?月秀担忧地问道。

    年轻男人讨好地笑着,连连说道:当然记得。淮南王喜爱收藏钱币,尤其是伍氏钱,那可是是上等好货,这翁主的生辰宴正是送礼的绝佳机会啊!

    月秀听罢,满意地点点头:把这件事做好了,还是在这里,拿剩下的一半回报。说完,月秀便离开巷子,心地避开人群注意,回到了王府去。

    殊不知她这一路,都被后面的人悄悄盯着。

    正是刘陵的贴身丫鬟——闻香。

    王府后院里,刘陵正在安排下人去干活儿,闻香急匆匆走过来,附到刘陵耳边,将方才的所见所闻告知刘陵。

    钱币?刘陵心中揣测月秀暗中传出此消息的用意。片刻之后,她仿佛想到点什么,转身走进书房里面,找出年鉴来仔细查看。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几年前的长安伍记私盗铸币一案上:伍氏钱币难道是这样?

    姐,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闻香好奇地看着刘陵。她跟了翁主这么多年,多少也能猜到一些主子的想法,看刘陵表情微变,应该是查到了什么她感兴趣的东西。

    但刘陵没有说出来,便放下竹简疾步走去了前厅。

    《大汉钱潮悠悠情》经典穿越小说推荐完本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vxhunt.com/docs/dhqcyyq/
上一章        大汉钱潮悠悠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